Jovial

省略號【zehnte】

    櫻井翔看著二宮和也上樓,看著他家的燈亮起,然後才叫司機掉頭往自己家的方向開。直到開出了二宮家的街區,櫻井才像突然反應過來一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不知道是因為酒喝多了後勁大還是因為太興奮了亦或是別的原因,臉像是被灼燒過一樣的溫度。就像是有透明的火經過臉頰一直燒到耳朵一樣,上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是初中的時候,明明是冬天但是和喜歡的女孩子說話還是熱出了一身的汗。








    車裡還留著二宮喜歡的香煙混雜著酒精的味道,這個明明看上去是個抽七星的人但是從來都只抽lucky strike的經典版,烘培過的煙草的味道,有一點層次感。不記得哪個週刊雜誌說過,看一個男人愛抽什麼煙就知道他是個怎樣的人,其實這個說法仔細想想也是很有道理的,比如說二宮這個人就很複雜,不知道也猜不到他在想什麼,就像他抽的香煙一樣沒有辦法用語言去描述。

  







     櫻井翔胡思亂想著的時候,車平穩的駛到了他家,櫻井翔付完錢儘直進了電梯。門口值班的保安和他打了招呼,為了避免麻煩所以其實成員幾乎都是住在高級公寓裡面,不管是財產還是隱私都比較有保障。櫻井拿鑰匙開門,在玄關換鞋的時候發現今天早上因為換了很多套衣服所以丟的亂七八糟的穿衣房被整理好了,拿出來的一堆衣服領帶袖扣都被整整齊齊的擺回自己的位置,櫻井脫下外套掛在放西裝外套的地方,一邊解著襯衣扣子一邊往廚房的方向走,發現被衣服也洗好了掛在露台上,地板桌子都乾乾淨淨。










         但是自從二宮經常去櫻井家開始櫻井就沒有再讓鐘點工進出過自己家,怕她嘴管不嚴到處亂說話,所以今天來的肯定不是鐘點工,估計是櫻井的媽媽來過公寓。廚房的冰箱上果然有櫻井媽媽留下的便條,說是今天本來想來看他,但是他不在家,所以打掃了一下衛生,冰箱裡留有飯菜,還說讓櫻井下個休息日,就是三天後去一間咖啡店。








        明天打電話問問是什麼事情吧,櫻井想。







        櫻井把飯菜從冰箱裡拿出來,是咖喱。趁著飯加熱的時候櫻井去洗澡,擦著頭髮出浴室的時候聽見隨手放在客廳私人用電話一直在響,是二宮和也專用鈴聲,ed sheeran的kiss me。







         會是什麼事呢?櫻井就像是一個收到自己寫了情書收到了回禮的初中男生一樣,非常興奮的,去接了電話。







  “喂?怎麼了”

  “櫻井翔,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說”

  “什麼事?幹嘛那麼嚴肅叫全名”

  “我覺得我還是不應該收下這隻表,我明天讓經紀人帶給你。我覺得我們需要給彼此一點空間,不管是對你還是對我都好”

  “為甚麼?但是我已經送給你了你為甚麼要收回來,而且我們現在的距離不是剛剛好嗎?”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你就當我幾個小時前喝醉了,現在酒醒了。我先睡了,晚安。”








         櫻井還沒有反應過來,電話那一端的少年就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總而言之,兩個人的關係又回到沒單獨吃飯之前。櫻井莫名的煩躁起來,從冰箱裡拿了幾瓶啤酒,在客廳買醉,而且不知不覺地睡著了。第二天櫻井從客廳的沙發上爬起來發現已經接近下午了,宿醉加上在沙發睡了一晚上,櫻井的狀態簡直可以說是年度最差,但是通告還是要趕的。看了眼時鐘,離經紀人來接他還剩下大概兩個小時的樣子,於是櫻井翔花了兩個小時讓自己重新變回那個有著輕微強迫症的mr.perfect,然後不帶一點情緒的去錄節目。







           距離下一次組合的通告還有四天時間,這四天櫻井打算不和二宮聯繫。既然他說他需要空間,那就給他空間,四天考慮什麼都應該夠了。


评论
热度(14)

© Jovi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