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vial

省略號【vierte】

【N side】








二宮其實很懊惱,因為這幾個月和櫻井的關係變得有些微妙,而這樣的微妙關係會對大家帶來困擾。他這輩子最討厭的事情就是給別人帶來困擾。對於這點他心裡是有著小小的自豪的。













他想離開櫻井遠一點,再遠一點,好讓自己有整理思緒的時間和空間,而不是這樣三天兩頭的遇見。所以在經紀人問他有好萊塢的戲要不要去試鏡,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而且鬼使神差的沒有告訴團員。當時讓他試鏡的時候演的是清水的角色,然而導演看完了試鏡錄像以後改成了西鄉這個戲份更重的角色。












果然被選上了。












其實在更早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會被選上,目前為止他真正想要認真去做的事情沒有失敗的。就像遊戲一樣,很多人都喜歡玩遊戲機,但是很少有人能夠一玩就是十幾年,他相信演戲也是一樣的,十幾年足夠沉澱出好演技了,他並不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只是把別人熱愛的但是沒辦法堅持的事情堅持下來了。
















拍攝時間其實還是有點緊的,沒過多久二宮就辦好了護照準備去美國了。在機場候機的時候一直看著手機,團員裡除了那個人大家都說了一路順風早點回來什麼的話,相葉這個笨蛋還專門打了電話說了十分鐘。













但是他果然沒有發短信來給自己呢,說什麼想要靠近你想有比朋友更親近的關係果然是喝醉以後的醉話吧,兩個人頂多算是個酒友。不過沒關係,自己一個也很好。














反正兩個男的在一起就很奇怪,也沒聽說過娛樂圈裡兩個男的在一起有什麼幸福結局,其實應該說現在這個圈子里就連年輕男女在一起都不被允許,結婚的都是還沒成名就結婚的人或者是已經三十好幾的大叔。














就這樣吧,安安靜靜的做對方忠實的後背,當一個好朋友。










電影開拍有一個月了,平時在酒店住著和本地人也沒什麼交流,電影拍攝的時候也只是拍攝而已,休息的時候就呆在導演旁邊吃花生。除了自由活動的時候在酒店電視上看NHK還能看到嵐的其他成員,大部分時間電視都是定格在NHK的,因為英語也不好其他頻道看不懂,對收費台也提不起興趣。













開始習慣了在美國的生活以後,每天自己去便利店買夜宵和去自助洗衣店洗衣服的時候會有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身份的錯覺,好像現在這個呆在國外的自己才是真的,做偶像的那個自己只是自己臆想出來的產物一樣。











一離開日本就會想很多東西,或許是對這個城市沒有歸屬感,又也許是拍攝結束的夜半時分回到酒店以後那種仿佛要把人吞噬的寂寞感太讓人害怕。










在某天看見電視里那四個笨蛋的隔壁還專門放了一塊用來替代他的紙板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二宮會有落淚的衝動,明明他可是連演唱會都不會哭的冷靜的人。














二宮開始不可避免的想回他們身邊,雖然很想去實現以前的出國留學的導演夢,但是想到遠在大洋彼岸的成員們,就必須繼續做這一份工作,因為五個人才是嵐。












電影拍攝的很順利,和導演也相處的很好,還被美國的雜誌邀請去了採訪,一切仿佛都在步上正軌,只有二宮知道時間越長就越發的想要回日本,並不是指語言不通的問題,大概是美國畢竟不是自己出生長大的地方。

















所以在美國的戲份拍攝結束以後,二宮莫名的有一種啊終於結束了,真好啊,這樣的感覺。














回到日本,接受大家對他的好萊塢明星的稱呼,和其他成員一起做節目,接了一個個人動畫配音。一切的一切都那麼正常。除了那個至今為止都沒有再找他私底下聊天的人














二宮收拾東西的時候看見一條櫻井放在這裡的領帶,發現就算回來了,有些事情還是變了。

















二宮進入了事業上升期,在新一年的初始,二宮接了一部為他寫的電視劇,然後又被告知要演一部勵志的sp,而且接受了tbs的情熱大陸的跟拍採訪,要準備去柏林電影節,並且還有嵐的第一次東蛋演唱會的等著他。

















柏林電影節硫磺島家書的發佈會上,二宮也很坦然的說出了自己並不是演員,只是在日本的一個組合裡唱唱歌跳跳舞而已,想把電影的內涵傳遞給大家這一番聽起來就會被大肆報道的話。














在柏林電影節上,被news zero的人搭話,二宮心裡的欣喜還是無法掩飾的,那個人肯定來了。再看見他的時候立刻就笑了,這還是那之後第一次兩個人的工作,終於能好好談談了。但是這個人即使穿著西裝,溜肩依然那麼有特點,雖然不是第一次見,但是每次都想笑,news zero到底多缺墊肩的錢。













結束以後兩人約在二宮下榻酒店裡見了面,由於兩個人都還有工作,所以兩人只是聊聊天什麼的,櫻井很快就提出要回去對news zero的採訪稿。只是在走之前給了二宮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他要加油。仿佛就只是一個好朋友,二宮知道櫻井也做出了決定。











硫磺島家書的工作正式告一段落,回到日本的二宮工作開始多的讓他沒辦法再思考那些有的沒的的事情。













去柏林電影節的時候,情熱大陸也跟拍了,情熱大陸的採訪或許也是對二宮的一種肯定,但是鏡頭前的那個二宮,是不是真正的二宮,或許還有更加私密那一面是只會表現給特定的那個人看到的。想讓飯們看見的就是那個對遊戲狂熱,有些地味,自己暗暗努力的棒球少年的形象罷了。













二宮也默默地許下但只要自己一天還在當著偶像,就會對成員,對飯們負起應該負的責任。












正因為被那麼多人喜歡著,所以才不能回應櫻井那一份感情,即使自己也有不一樣的感情也不行,或者說是那份感情需要背負的太多。












07年春,23歲的二宮和也,比5年前那個哭泣的18歲的二宮和也變的更加成熟了,而5年前的那段无疾而终的恋情或许是他人生中一個巨大的轉折點。

评论(11)
热度(14)

© Jovi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