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vial

宅男和精英先生的故事(1)(大修)

二宫和也是个做什么都不太有干劲的人,没有目标也不会考虑未来,不会特意去记今天几号,恨不得每天在游戏世界里生活...除了游戏魔术和棒球没什么东西能够让他提起兴趣,休息的日子就做个秋叶原到处都是的宅男,除了打游戏还是打游戏,这样一个人,混混噩噩的就活到了三十岁。 




二宫是个摄影师,但是很少拍人,即使拍也是经常是寻常生活中都能看见的平凡人,但大部分时间拍的拍的都是风景,平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风景。某次杂志采访的时候曾问过这个问题,二宫对此的回答是




"因为觉得拍到处都可以见到的东西会比较能找到感觉,要是让我拍像是大海一类的风景还有有名人什么的,我反而觉得很苦手呢。会没有灵感,毕竟我还是喜欢平凡的东西嘛。" 



这种与常人不同的思维方式也许这是令二宫成为现在炙手可热的摄影师的原因,当然也许也因为二宫颜值比较高。



就因为过于随性的性格,所以获得的收入也是完全不稳定的,一到游戏发售日二宫就会看着财布君烦恼,即使坚持了每天存钱但那笔钱也不是随便能用的。因为看着存折的数字不断增加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而且想存钱去国外进修。但是没钱无论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忍受的事情,因为房租水电交通到处都要用钱。





所以二宫偶尔也会接一些平面拍摄的工作,一般都是帮杂志报刊拍摄实物或风景类类封面,但是心情好而且工资高时也会拍人物类的封面,主要还是靠个人心情接工作。





二宫和也第一次看见樱井翔是在某个取景回来的深夜,由于太累了不想去开游戏机就打开了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便利店买回来的便当,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自己调台调到了news zero。 




"很久没有看过新闻了,看看最近发生了什么好了。" 





这样想着的二宫就一直看下去了,而且news zero挺有意思的,虽然是新闻节目但是也会说很多别的事情,像是社会调查之类的。





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有个男主播虽然很帅气但长着六边形的脸,默默的观察了很久发现还是他不止六边形而且还溜肩。





发现了news zero的主播是个溜肩的二宫和也第二天上街取景的时候看见了那个主播代言的眼镜广告,广告上写着樱井翔,是价格昂贵的大众牌子JINS,在日本随处可见的眼镜市场(在池袋和新宿都有的眼镜大型专门店)经常会被人选到的牌子。







由于广告的设计挺有趣的,于是拿着手上的单反拍了一张,然后就离开了。 






过了一段时间在二宫去池袋看自己立教大学的朋友的时候,又看见了樱井拍的保险广告。






这男人还真厉害,拍的广告全都挺高端的,二宫这样想着,精英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样。






过后的一段时间二宫仿佛成为了樱井的粉,养成了每周一都看news zero的习惯,即使不在家也会定时录下来,也开始有了今天是星期几的概念,虽然还是记不住日期。






这个习惯持续了将近半年,二宫和也还是那个到处取景的摄影师,樱井翔却已经主持了许多的大型活动,像是红白歌会和音乐之力一类的大型电视节目。二宫也常常在电车上,车站前,广场,这些地方的大型广告牌处看见樱井那精英的身影。




在任天堂的新游戏机发售当天,二宫又发现自己的预算不够买新机子了,于是他打电话给松本润问他杂志社需不需要临时摄影师,因为只有在松本润那里工作,工资才会日结。






松本润是二宫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 ,是杂志社的总编辑,也是二宫长期合作的对象,同时也是个摄影师,爱好是拍各种各样的人物,兴趣是看电影听音乐。





在二宫打电话给松本润之前,松本就想要打给二宫了,因为他要去催那个知名画家大野智交稿,杂志要用他的画做内页,所以原定的拍摄杂志表纸的拍摄计划不能进行,缺少了一个摄影师,临时找也比较难,因为大部分摄影师都是已经排好工作时间了,推后也做不到,因为已经和经纪人联系好是明天临时改期会给他带来困扰,说不定经纪人会直接推掉工作,所以松本正在为如何两全其美的做好这件事而焦头烂额。 





二宫来电话时松本就说了"明天早上九点来编辑部,我带你去摄影棚,然后我就去找那个拖稿大王了。可别睡过头了nino。" 





二宫嗯嗯嗯知道了的敷衍着,一边盘算要买完游戏机之后要买什么游戏碟,明天要不要去吃个汉堡肉什么的。




第二天二宫戴着眼镜,穿着格子衬衣和牛仔裤,标准的一副丢在街上都认不出的路人装扮然后带着相机斜挎着个大包包就出门了。





八点的山手线依然很多人,二宫好不容易终于到了杂志社门口,然后打了个电话给松本。





"J,我到了,下来接我。" 





然后,完全不给松本润回应的时间,说完便挂了电话,然后一个人站在编辑部门口可以同时看见侧门和正门而又不显眼的地方。在他等待的时候看见了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停在了侧门...






“真有钱啊梅赛德斯,但是我更喜欢帕德罗。”缺钱的二宫先生这样想着。




认真观察一段时间以后,二宫看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后面跟着拿了很多东西的助理还有一个拿着文件袋的看上去像是经纪人的男人,三个人一起走了进大楼里,二宫一直注视着直到看不见他们。






然后二宫便一边抱怨着"J超级磨蹭。" 一边从包包里翻烟,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家里的烟都被相叶雅纪藏起来了,那家伙还美名曰"我去不丹的动物园进修的时候就没人管nino抽烟了,而且最近你不是在存钱嘛。而且不吸烟又省钱又对你身体好,nino你赶快戒烟比较好哦。"





“搞什么啊烦死了”找不到烟的二宫先生很烦躁的想掏钱包去买。





但是他很遗憾的发现附近没有便利店于是只好放弃抽烟了,改为用观察周围的环境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看见了集中在杂志社正门的一群大概是由白领和穿着校服的女高中生组成的粉丝,手里举着写着翔的大扇子,然后发现杂志社大厅的电视里正在放着music station里中岛美嘉的新曲披露,新曲的曲调让人感觉很舒服歌词也写的,就是歌名有点浮夸,叫做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刚开始还是在想中岛美嘉无论是人还是歌曲封面还是那么华丽,仔细一想其实歌词也是非常值得推敲的。





想死的原因有很多,想活着的原因是什么呢,如果自己不在了对别人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吧,除了妈妈和相叶他们会难过,但是很快也会被忘记的。那为什么要活着......




想着想着就开始犯困了。




正在二宫想自己差不多睡着的时候松本润出现了,然后二话不说立刻拉着他就开始狂奔。





松本润急急忙忙的拉着二宫从侧门刷卡进了杂志社大门,一边走然后一边和他说今天拍摄的主题和工资安排什么的,将二宫带到摄影棚。





松本去和摄影棚里的经纪人打招呼了,二宫把摄影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由于摄影棚边上很黑,没开灯,刚好相机电池掉出来了,二宫只好蹲下去,站起来的时候撞到了旁边的道具。





在二宫扶着头蹲下的时候,一只手出现了,手的主人穿着红色的马丁,牛仔裤和衬衫,一看就知道是艺人的打扮。





“你好,我是樱井翔,请多指教”






但是吃痛的二宫并没有握住他的手,自己扶着额头站起来然后说"我是二宫和也" 然后便默默去一边连接照相机调试器材了,两个人没有更多的交流。





在这之前松本就只留下了一句"nino要和sho君好好相处啊~我先走了。"然后匆忙的不负责任的离开了。




樱井翔一边伸着手让造型师整理衣服一边皱着眉头看着在收拾器
材的那个猫背矮个子的侧脸,真是一点都没礼貌呢,是刚出社会没多久的新人吧,松润也真是的,找了这么年轻的摄影师到底行不行啊。 




二宫感受到了樱井灼热的视线,但是保持了沉默。




在调试旁边的闪光灯的时候顺便问了旁边的AD一句





"今天要拍什么大概什么主题的照片。" 





樱井听见后不禁更烦躁了,啊,真是的,松润那家伙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人来啊......连拍主题什么都不用先了解的摄影师怎么想都不靠谱,而且一看就知道这个摄影棚只能拍家里的样子吧。





这样想着的樱井不太高兴的说了"杂志社要求我表现生活感,采访主题是日常生活中的樱井翔,就是平时在家的样子的样子" 为了让二宫明白樱井还专门解释了一下。





结果二宫一边按着照相机然后随便敷衍的答应了一下然后整个摄影棚便陷入了死寂。 





樱井坐在布景的沙发上自己生闷气。 





"好了,可以开始拍摄了。" 二宫这样说道,樱井心里默默抱怨着但还是过去了,虽然对摄影师不满但是工作还是要做的。 





由于拍摄前的小插曲让樱井有点在意所以拍摄进行的不太顺利,樱井翔一直都是僵硬的板着脸或者扯个敷衍当然笑容,无论是坐沙发上看书亦或者在桌边看电脑都还是给人一种在news zero直播新闻的感觉,渐渐的他自己都有点懊恼。





休息时樱井小声的自我抱怨道"真是可恶。" 






当樱井休息完毕,然后旁边发型师和造型师,化妆师整理好衣服
和发型补好妆,樱井想要提出继续的时候,他发现二宫不在摄影棚里了,






一边想着摄影师真的一点也不负责也是拍摄持续那么久的原因。一边开门走了出去,他看见二宫站在走廊的一头吹风,稍短的头发和衣角一起被风吹起了漂亮的弧度。






这时候如果有根烟大概就会更像是杂志封面的,樱井这样想到。






二宫好像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一个人拿着手机靠着栏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低着头,脸正好在阴影下面,让人看不出表情。






樱井翔只好又走近了一些,直到能看见二宫正脸。





虽然很难相处的样子,但是脸真的是不输给艺人的好看啊,和阳光意外的相配呢,樱井这样感叹着。





二宫突然问到"你准备好了?"樱井只是看着二宫脸上一大片睫毛的阴影在发呆,二宫突然fufufu的笑了,看不出来原来严肃的主播也有那么呆的一面呢,我很帅对吧?





樱井愣了一下,并没有料到二宫会自夸,不过他回答道"的确很帅" ,然后便和二宫两个人一起笑了 。 





樱井掏出烟想抽,二宫说“烟,给我一根可以吗”






两个人在外面抽着烟,聊了一会最近的新闻然后就一起进了摄影棚。






接下来的拍摄顺利了很多,几乎都是和二宫在一边说话一边度过的,拍了很多只有朋友才能看见的樱井翔的另一面。





拍摄间隙,樱井一知道这个看上去顶多大学刚毕业的摄影师居然已经三十岁。就毫不犹豫的表现出了惊讶




"我还以为你刚毕业呢..." 





二宫表示很多人都这样说过他,很年轻啊看上去和年龄一点都不像啊什么的。






樱井就说到"那很好啊,我最近才在苦恼呢,好像有点胖了。" 旁边的助理吐槽说那不止是一点,粉丝都说他脸圆了不止一点。





二宫放下相机突然认真打量了一下樱井翔。然后做出最后总结,的确比之前胖了。 





樱井惊喜的说"你之前知道我的啊 " 二宫回答的是偶尔会看一下news zero。但是这个回答已经让樱井挺开心了。






历时三小时的拍摄终于结束了,樱井收拾东西的时候问二宫今晚有没有空一起喝酒,毕竟也是新交的朋友,但是被二宫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二宫说还有事情要做。





虽然被拒绝了但是樱井还是强硬的交换了双方的号码,说是以后要拍照还可以找二宫。然后两人就分头离开了。





二宫跑到去杂志社的财务部去领这次的工资,打算领完了就坐电车去秋叶原把机子买回来。





好不容易从店主那里取得了自己预定的游戏机,然后在附近几间熟悉的店铺里挑选了几张看上去很有趣的游戏碟,抱着店主友情附赠的大袋子的二宫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坐电车回家的路上外面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二宫突然想起来自己把伞忘记在玄关没带出门。但是好像自己在摄影棚收拾东西的时候误拿了一把伞,刚打算打开包找伞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短信。






from:樱井翔

标题: 无

内容: 刚刚回家之前看了手机天气预报好像要下雨了,二宫桑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放了一把伞在旁边,我看见你收拾进书包了。不要担心,我不会淋湿的。我已经回到家了。






看完这条信息二宫才去翻了一下自己的大包包,拍摄完就没怎么打开看过,不过那个人真的有点多管闲事了吧,又不是追女生。





果然在包里看见了一把褐色格子的折叠伞,秉持着不用白不用的心态二宫撑着它回家了。





但是二宫一直没有回复樱井的短信,在那之后樱井还发来了好几条约下次吃饭的短信,但是二宫一直没有给他回应,如果樱井不是天然就肯定是个同性恋。二宫虽然不是个同性恋,但是那么明显的暗示,大概樱井是什么想法二宫也是知道的。





二宫回到家以后打开了电视然后一边看电视节目一边等微波炉里的便当热好,今天去到family mart的时候就只剩一个幕之内便当了,虽然并不喜欢但是总比再去十五分钟路程以外的aeon买菜做饭来的方便。准备吃晚餐的时候樱井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二宫只是盯着不断震动的手机,完全没有去接的想法,只是看着它停下来为止,然后认真的考虑要不要关机。然后他收到了来自樱井翔的第n条邮件。





from:樱井翔

标题:睡了吗

内容:"二宫桑睡了吗?打扰了,编辑部那边把今天的照片发了给我,估计下星期就可以看见杂志了。我看了一下最近的通告,过段时间可能还会在你们杂志社拍一组比较大尺度的照片。出外景,我和经纪人都觉得让女摄影师拍不太好,但是松润说他大概没有空,其他的摄影师也没合作过,所以还要请多指教了。伞不
用还我了,作为朋友还是希望你能和我吃顿饭。" 





二宫并没有回复,而是发了短信给松本,让他和樱井联系具体事宜。





二宫叹了口气,不太想让自己的朋友圈变得复杂,也不想恋爱,更不想和男性谈恋爱,不想打破现在的生活平衡。





这样想着的二宫发了一条推特"今天买了新的游戏机,但是总觉得陷进了【新朋友】 带来的危机”





推特一发出,相叶就回复“nino怎么了?我给你带礼物了,要期待
哦~”





虽然相叶这样说了但是二宫完全不期待相叶的礼物,一定又是纪念T恤来着,或者棒球帽什么的。





然后二宫就去睡觉了。





于此同时住在目黑的樱井先生正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两个月之内要练出肌肉,平时要节食之外可能还要补充很多蛋白质。现在这种完全是一块腹肌的情况说明了,淀粉类的全都不可以吃,而且还要去健身房。作为一个非常有自制力的人,说到要减肥练出腹肌肯定就必须做到。





想到这里樱井先生默默地叹了口气,再见了荞麦面。





这是樱井翔节食减肥后第一个星期一,昨晚梦见了荞麦面放题的主播先生心情非常不好的去了电视台。但是想到今天去录那个固定番组有希望吃到好吃的东西又稍微開心了一點,但是想到教练说的无论吃了什么都要拍照发给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又黯淡了。





和经纪人在车上的时候,经纪人一直在告诉他暴饮暴食的危害性并希望他像现在一样,以后能只吃一日三餐,而且经常健身保持身材。





"所以说经纪人什么的最讨厌了QAQ" 仓鼠翔在心里默默流泪。





被经纪人念叨的整个人都很烦躁的时候的時候櫻井先生看了一下这一周的日程表,除了平时的几个固定番组然后还要去健身房,一天的日程排的满满的,想要绕路去吃个水果沙拉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水果沙拉不是淀粉类的,只要不吃千岛酱番茄酱什么的就不会有发胖的危险。所以水果沙拉是教练在樱井翔爱吃的东西这个目录上保留下来的少有的一项。





晚上参加news zero的讨论会,然后总结说明会,一直开会开到节目开始前半小时。没吃晚餐的樱井整个人都饿的心情不好了,脑力劳动消耗太大了。




在这天晚上收看news zero的观众可以看见樱井主播瘫着一张脸,一副别惹我我不太高兴的表情站在一边播报新闻。





工作结束以后本来想找好友喝酒的樱井翔打电话给好友,然后好友以经纪人告知翔君最近不能喝酒,在减肥这个理由拒绝了。






之后找了好几个关系好的同事都是以差不多这样的原因回绝他,樱井扯了一下领带,整个人的心情更差了。





明明只要是慢慢喝,喝少一点把卡路里控制在200以内就不会发胖,但是200卡路里的酒都有一扎了一般都不会喝那么多。





"所以说经纪人什么的果然很讨厌了啊。" 





樱井拒绝了经纪人送他回家的要求,自己开着车回了目黑的高级公寓。






回到家,先放洗澡水,然后倒一杯啤酒,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景。这个时候他想起来那个自己稍微有那么一点好感的摄影师二宫,他是个很有趣的人,而且自己对他也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兴趣。樱井是个同性恋,但是没有和家里人出柜,只有几个深交的朋友和经纪人知道。樱井也有那么几个相熟的,可以称为炮友的朋友,但是也仅仅止于此。总而言之,还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二宫,是他最近的目标,他能感觉到他们两个是一类人,二宫和他是一样的。至于追不追的到,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评论(5)
热度(50)

© Jovial | Powered by LOFTER